驻马店党史网

中共驻马店市委党史研究室改版上线!

王恩九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1:44

王恩九

 

王恩九,又名王同锡,1901年出生于河南省鲁山县瓦屋乡璜洞沟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王恩九自幼丧父,但天资聪慧,刻苦好学,幸遇本村私塾先生马永锡厚爱,准其在私塾旁听。苦难的童年使他养成纯朴、坚毅的性格。1918年夏,他在叔伯的资助下到省立淮阳中学读书。1920年秋中学毕业后,以品学兼优的成绩被开封法政专门学校录取。在五四运动影响下,开始接受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思想,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

1922年,王恩九从法政学校毕业,加入了爱国将领冯玉祥的西北军。1926年,任冯玉祥将军的机要秘书。不久,调任国民革命军甘肃西路军总司令部粮秣总监,授少将军衔。之后,又先后担任甘肃红水县、民勤县和隆德县县长,为百姓办了很多好事,当地群众曾为他建立德政碑

1934年,王恩九在兰州结识时任甘肃省政府《西北日报》编辑的中共地下党员刘贯一,在刘的帮助下,开始阅读进步书籍,逐步了解共产党。1936年冬,他毅然抛弃高官厚禄,来到北平,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中共察哈尔省联络局做统战工作。他利用自己原在西北军中的影响,与各方人士广泛接触宣传抗日,开展统战、搜集情报和发展组织的工作。

 七七事变后,王恩九从北平来到太原,同刘贯一等同志一起,编辑专供中央领导参阅的华北局联络局情报《广闻通讯》、《情报三日刊》。太原沦陷后,他被派往郑州、开封等地工作。1938年初,正在豫鲁联络局工作的王恩久通过与国民党巧妙交涉,成功解救了关押在国民党山东法院监狱的500多名共产党员和几百名进步人士,为山东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以及开展抗日游击战争保存了一大批骨干力量。

1938年5月,王恩九在武汉中共中央长江局政治训练班学习后,奉周恩来之命,来到中共河南省委所在地——确山县竹沟镇,参加由彭雪枫、刘贯一领导的中共河南省委统战委员会工作。开始,他的公开身份为新四军八团队驻竹沟留守处交际副官。当时,中共河南省委统战委员会根据周恩来“确山的一边有汝南长官公署,在另一边有南阳专员公署,都是统战对象”的指示,研究制定了竹沟东、西两线的统战工作方案,并决定由王恩九负责东线的驻马店、明港、信阳、遂平、汝南等地的统战工作。他的主要工作对象是国民党汝南公署专员张振江等人。王恩九于这年秋末来到张振江处,做争取工作。由于王恩九早年在西北军中颇有名气,而张振江原来也曾在西北军中任职,因此王恩九来访,张振江以礼相待。王恩九根据他所掌握的张振江的情况,了解张振江是一个具有两面性的国民党官员。他特别向张振江介绍和解释了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鼓励张振江以抗日救国的大局为重,动员公署辖区的民众开展抗日活动。经过多次耐心诚挚的交谈,张振江逐步接受了中共抗日主张,同意在辖区内开展抗日救亡活动。经过王恩九和地方党组织的密切配合,迅速掀起了汝南民众抗日救亡的高潮。青年学生组织起汝南青年救国会,工商界成立抗敌后援会,并且创办了宣传抗日救国的刊物——《半月刊》。其它各种宣传抗日的民众团体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抗日救亡活动搞得有声有色。正是由于王恩九与张振江建立了统战关系,当这年冬天有大股土匪骚扰竹沟时,王恩九赶到张振江处,张立即命令一个保安团前往竹沟,协助新四军八团留守处的武装击溃了土匪,使竹沟暂时得到了安宁。不仅如此,张振江还在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竹沟惨案”之时,拒不执行卫立煌要他派兵攻打竹沟的命令。他在国民党确山县县长许工超等反动武装攻打竹沟的两天当中始终按兵不动,不与共产党为敌。直到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突围之后,他才派出一个保安大队,在竹沟转游了一圈,敷衍了一下。

王恩九还根据彭雪枫的指示,到泌阳做国民党六十八军长刘汝明的争取工作。他一方面积极主动地与刘汝明保持接触和对话,一方面在泌阳地方党组织的大力配合下,发动泌阳群众慰劳六十八军,帮助六十八军运送粮草,与六十八军官兵举行联欢会,逐步与六十八军建立了友好相处的关系。同时,“在六十八军内部,由于崔化甫(六十八军参谋长)等地下党组织积极工作,使六十八军的争取工作进行得相当顺利。刘汝明不仅同情共产党,而且还许诺:决不与共产党为敌,如果共产党领导的军队遭到进攻,‘愿给子弹支援’”。“竹沟惨案”发生前,刘汝明曾三次拒绝了国民党南京政府和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让他进攻竹沟的命令。“竹沟惨案”发生后,当撤退的中共河南省委机关和守备武装从竹沟突围,南下路经六十八军防地时,刘汝明令其部让开道路,帮助突围的同志安全通过,顺利到达会合地点。

经过艰苦努力,王恩九使竹沟东线的统战工作取得了相当出色的成绩,使竹沟东部得到了安全保障。同时,由刘贯一负责的竹沟西线的统战工作局面也已经打开,使竹沟成为共产党在中原地区的战略支撑点,大大提高了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中原地区的地位和影响。这对于后来团结抗日力量,打破蒋介石制造的“溶共”、“限共”、“反共”阴谋,粉碎国民党的反共摩擦作了重要贡献。

自从1938年夏离开开封前往汉口,直到在汉口学习结束后赴竹沟,王九一心扑在工作上,从未向组织上提出到开封看望从张家口流浪到开封的妻子和女儿。母女二人在开封沦陷后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为养活小女儿,他的妻子给别人当雇工,在水深火热中忍受着煎熬。实在无法维持生计,回到了鲁山老家。王恩九到竹沟后,整天奔波于竹沟东线各地,省委领导和同志们都很关心,几次催他到开封看望妻子、女儿,他都推辞了。以后,组织上又考虑到竹沟的统战工作局面已经打开,王恩九老家还有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他老家离竹沟也不算太远,就让王恩九回老家探亲,他因忙于工作,一直未能回去。他以革命利益为重,从不考虑家事、私事。

在长期的统战工作中,他始终保持艰苦奋斗的本色。在张家口参加中共察哈尔省联络局工作时,他经常路过天津、北平等繁华的大城市,但他从来不乱花一元钱,尽可能地为党组织节约经费开支。他还担负着外勤工作,想方设法为党组织筹措活动经费。然而,他为了做好工作,应酬和联系党外的朋友,有时不得不花掉自己的薪水。他到竹沟,经常是穿着一身新四军的灰布军装,两袖清风,与普通的新四军战士一样生活,直到他牺牲后,也没有给家人留下值钱的东西。在他身上充分体现出中国共产党人公而忘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高风亮节。

1939年,中原上空乌云密布。盘踞在河南境内的国民党顽固派汤伯之流,随着蒋介石加紧在全国制造的一系列反共磨擦,早已对竹沟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企图千方百计地进行破坏。为加强共产党对中原地区抗日战争的领导,更有效地率领人民群众开展斗争,于193811月成立了中共中央中原局,由刘少奇任书记。19391月,刘少奇来到竹沟。他根据中央部署,制定了从竹沟撤退干部和武装的具体方案。3月,刘少奇率中原局机关干部及竹沟留守处300余人的武装离开竹沟,挺进皖东,与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会合。

刘少奇在离开竹沟时,告诫留在竹沟坚持斗争的同志,要提高警惕,随时准备应付突然事变。10月中旬,中共中央中原局根据中央指示,将中共豫南省委、豫西省委合并成立河南省委。刘子久任书记,危拱之任组织部长,王国华任军事部长,王九任统战部长。王恩九当选为省委候补委员,随同省委机关和其他领导同志一起,留在竹沟继续坚持斗争。

1111日,国民党确山县县长许工超等,带一千八百余人的反动武装突然进攻竹沟。王恩九和中共河南省委领导同一起率领竹沟军民奋起反击,与敌激战两天后,主动撤离竹沟。

“竹沟惨案”发生后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本着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大局,新四军参谋长兼江北总指挥张云逸,电令竹沟留守处主任王国华,派王恩九赴确山与国民党进行交涉。王恩九临危受命,把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以中国共产党人大无畏的英勇气概,只身一人跨马扬鞭,赶赴确山。不料,当他行至往确山途中的孤山冲时,被国民党确山县常备部部扣押。由于王恩九在这一带活动频繁,国民党特务分子恨之入骨,曾下密令加害于他。王恩九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加之他在竹沟附近国民党军队和地方实力人士中,有相当的影响和威望,特务的阴谋一直到未能得逞。这时,他们抓住了王恩九,于当夜迫不及待地对他下了毒手。当时,王恩九年仅39岁。

第二天清晨,当地群众在桑树庄的西北坡发现王恩久被黄土埋到胸口,又被枪弹打得血肉模糊的遗体。革命群众流泪将其掩埋在一棵青松之下,面对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以表达对这位为抗日事业英勇献身的优秀战士的崇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