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党史网

中共驻马店市委党史研究室改版上线!

张家铎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7-12 15:50:21

张家铎

 

张家铎,大革命失败前后豫南地区革命斗争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著名革命烈士。1925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10月任中共驻马店特别支部书记,领导确山等县发展党组织、开展农民运动。19274月,与马尚德等领导确山农民暴动取得胜利,成立了确山县临时治安委员会,积极发展农民武装,壮大党的组织,领导组织群众,大力支援北伐胜利进军。192711月,在确山刘店秋收起义中,他是主要组织领导者之一。19287月,担任豫东南七县特委书记。他发展党的组织,壮大革命力量,为准备商南起义、开创豫东南武装割据新局面作出了重要贡献。192922日英勇牺牲,年仅28岁。

立 志 救 国

张家铎,号警斋,曾用名郑文学、余锡珍,1902年生,确山县驻马店镇西张楼村人。张家铎自幼父母双亡,他与胞弟家铮都是在胞姐段张氏抚养下长大的。家有百余亩土地,由姐姐代管。他姐姐家住驻马店镇,依靠出租房屋过日子,丈夫去世后全凭她一人支撑门户。张家铎先是在驻马店镇上初小,1919年暑期考入确山县立高等小学校,他很用功,每学期考试成绩均在前十名之内。他积极投身声援北京学生五四运动的热潮,举行罢课、游行示威、抵制日货、宣传演讲等活动。有一年寒假,他在看到贫苦农民辛勤劳动一年,还食不果腹,甚至卖儿卖女,逃荒要饭的情景后非常气愤,发誓要打碎这吃人的旧世界,为劳苦大众的解放事业而奋斗终生。

1922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入信阳省立三师,逐渐成为学生运动的骨干。1924年起,中共北京区委先后派遣共产党员王克新、刘少猷、秦君霞等到信阳开辟党的工作,他们常到三师宣传马列主义和党的主张,秘密发展党员。很多同学都听过他们的演讲,受到深刻影响,张家铎就是受影响最深、进步最大的学生之一。

1925年,张家铎积极参加声援五卅反帝运动的斗争。7月经秦君霞、刘少猷介绍,张家铎加入中国共产党,8月即被党组织保送到上海大学学习。上海大学是一所培养共产党干部的革命大学,瞿秋白、恽代英、沈雁冰等都是这所大学的教授。他认真学习社会科学,接受了马列主义。这年,在与好友的通信中,他抒发了自己救国救民的志向。信中说:“如今国难当头,民不聊生;军阀混战,遍地哀鸿;政治腐败,官贪吏污;社会黑暗,匪霸横行;民众尚在水深火热之中,要一张文凭又有何用?热血青年应以挽救民族危亡、振兴中华为己任。”

开 展 农 运

192610月,国共第一次合作的大革命时期,北伐革命军攻占武汉。中共中央通过河南区委,派张家铎由上海大学回到驻马店,担任中共驻马店特别支部书记兼确山县党小组组长。驻马店特支领导汝南、遂平、确山三个县的党组织,大力开展农民运动,促进国民革命。

为了广泛发动群众奋起革命,张家铎夜以继日地奔走于城乡各地,累得他两条腿经常肿胀。11月,接受党组织指示,从开封各学校回到家乡参加革命斗争的共产党员马尚德(杨靖宇)、张耀昶、赵子乐、刘青凡等,先后与确山县党组织接上了关系。张家铎和马尚德等按照中央关于“利用红枪会以发展农民协会”、“以红枪会为农民协会的武装力量”的指示,及中共豫区委和省农民协会、省农民自卫团总部的要求,积极开展确山县农民运动,支援北伐战争。

张家铎、马尚德、张耀昶首先在自己的家乡驻马店、洪沟庙一带分头发动群众,组织农民协会,发展党的组织。接着,党组织又布置刘青凡和李则青在家乡刘店一带进行秘密串联。刘店附近双桥村有个开明士绅张立山,是刘店地区红枪会首领,此人有文化,有正义感,与刘店的大豪绅李广化闹对立,很拥护“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的口号和行动,对农民也比较和气。农民和枪会群众都愿听他指挥。张家铎等人到张立山家里去做动员工作。他向张立山详细分析了当时的形势,深入浅出,入情入理;谈到社会革命,切中利弊,满怀信心;讲到斗争策略,开门见山,主张联合民众一致对敌。张立山危坐倾听,连连点头,当即下了决心,同意联合斗争。吃午饭时张立山坦率地说:“你们救国救民的主张、敢作敢为的精神,令人钦佩。今后你们叫干啥就干啥,我甘愿做一个被动者。”午饭后,三人乘兴到孙庄找到红枪会首领、开明士绅欧阳炳炎,进行宣传动员工作,也达到了联合的目的。接着,县南红枪会首领李天道、县北红枪会首领徐耀才和张广汉、张天真等,都表示听从指挥,联合起来,组成农民自卫武装,进行斗争。以红枪会为基础,各村农民协会纷纷建立。红枪会后来都变成确山农民暴动的主力军。

旗 开 得 胜

192612月,确山县城里驻着脱离吴佩孚的旧军阀魏益三的一个旅(实际上只有几百人),他们除通过县府向老百姓征粮派款、抽丁拉夫外,还经常欺压群众,下乡要粮要柴,要猪要鸡,勒索财物。农民对魏益三军就象对贪官污吏、土豪劣绅一样,恨之入骨。确山县党组织和张家铎等竭力宣传共产党的革命主张和北伐战争的大好形势,对群众做了大量争取、教育工作,把他们统一组织起来,使之在党的领导下走工农革命的道路。到年底,农民自卫武装已将确山县大部分农村控制起来。19272月,为了加强豫南党的领导,中共豫区委派林壮志担任驻马店特支书记,张家铎改任特支宣传兼农运委员和共青团特支书记,并负责领导确山县党团工作和农民运动。林壮志传达周恩来对河南工作的指示精神,特支的任务是:组织农民武装,支援北伐军;秘密发展党员,扩大党组织。特支的行动口号是: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军阀,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反对苛捐杂税,反对拉夫派车。同月15日,张家铎等在洪沟庙和新庄东边的玉皇庙召开农民代表大会,成立确山县农民协会,到会代表70余人,选出张家铎、马尚德、张立山、徐耀才等11人为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马尚德任会长。正在开会之际,忽闻城北第一保的董庄出了事:第八军的三个士兵进入董庄,勒索粮草,抓鸡逮羊,激起民愤,被董庄红枪会抓了起来。

董庄的董子祥是北一保的士绅,也是个红枪会的头领,赶忙派人到玉皇庙找正在开会的张立山告急。在农协号召下,刘店和董庄一带农民紧急集合数千人,各执长矛大刀,由张立山、欧阳炳炎、董子祥等率领,埋伏在城东四五里的干河沟里,准备迎战出城寻衅的第八军官兵。部署好以后,农协命令将那三个士兵教育一番释放回城。这时正逢正月十五元宵节,城东一带各村群众听说县农民协会成立了,要组织起来打第八军和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真是人人叫好,一片欢腾,大家争先恐后地将过节吃的饺子、枣花馍、大白馍送给张立山等带来的农协会员吃。城北、城南的农民群众闻讯也磨刀擦枪,等待农协的号令。

时间过去两三天,仍不见城里第八军有什么行动。确山县知事王少榘派代表与县农协代表谈判,答应了农协提出的驻军不再抢粮骚扰,群众概不负责驻军给养等条件。经张家铎、马尚德等县农协领导人研究,便决定撤防,让各地武装农民各自回家。撤防前,开会作了布置,要求各保各村赶快把农民协会成立起来,提高警惕,作好斗争准备,随时听从县农协的号令。

这一仗没打成,可是影响很大。农民群众尝到了组织并武装起来的甜头,看到了团结起来的革命威力,增强了斗争的信心和勇气。土豪劣绅一看这势头,哪敢再象从前那样耀武扬威,一个个夹起了尾巴。县农协旗开得胜,一上台便有八面威风。县农民协会和农民武装的领头人威望空前提高。确山人民有了共产党的领导,共产党和县农协的言行符合广大农民的心愿。

攻 占 确 山

国民革命迅速发展,确山人民反抗军阀、官府、豪绅的斗争高涨起来。19273月中旬,张家铎召集马尚德、张耀昶、李泽青、王德显、张立山等,在城内北大街开了一次会,决定乘北伐军不久将进入河南的大好形势,先把四乡的农会会员集合起来进行一次“亮牌”(即示威),以显示农民组织的力量,扩大政治影响,迎接北伐军北上,并惩办四大豪绅,按中央指示待机武装暴动,夺取县城。会议作了具体研究布置,“亮牌”日期定在农历三月初三庙会时。

“亮牌”前几天,张家铎带领张绍曾、李则青,去会见了第八军的旅参谋长李省三,当面通知他,县农会要组织“亮牌”,目的是反对土豪劣绅,迎接北伐军,要求第八军保持中立,不要干涉,以免发生误会和冲突,并且历数土豪劣绅的种种恶迹,为“亮牌”作了一番宣传。李省三怕承担政治责任,让他们去找县长商量。

“不用找他!‘亮牌’是亮定了。准也得亮,不准也得亮!”张家铎当即拒绝了旅参谋长的建议,起身告辞。

“请留步,请留步,有话好好说嘛!要是你们不愿找县长,我打电话叫他来这里谈谈,好不好呢?”旅参谋长急忙说。

张家铎说“中!”旅参谋长随即到外间屋摇起电话机……

一打电话,县长王少榘果然来了。这时天已擦黑,屋里点亮了带玻璃罩的煤油灯。谈判在仓促之中开始。没等互相介绍,张家铎便急匆匆地说起来。屋里气氛有点紧张。张家铎的话还没说完,王少渠便说:“不中!不中!成千成万农民来城‘亮牌’那还了得,出了事谁负责?”

旅参谋长一看不妙,恐在他这里闹翻了把自己牵连进去,赶忙从中劝解,两头说好话。他忽然“哟!”的一声说:“你看只顾听你们谈话了,还没给县长介绍呢!王县长,这三位是武汉国民政府派来的特派员,他们都带有公事。”说着把张家铎来时投递的三张名片拿在手里一扬。

这下可把王少榘给搞懵了。他愣了老半天,也没看看名片上印的到底是什么,便如梦初醒似地说:“唉,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啦!你看这,这,这参谋长也不早说,差一点闹成误会。”停顿一会,接着说:“‘亮牌’的事好说,既然诸位亲临主持,又有李参谋长就地指导,我王某岂有不赞成之理?一定赞成,一定赞成。”

44日(农历三月三),四乡农民武装两三万余人,推着土炮,手执长矛、大刀、土枪齐集城外东关大操场,一面绣有白色犁徽的大红旗迎风飘扬。“亮牌”大会由张家铎、马尚德、张耀昶统一指挥。县长王少榘也来到现场。张耀昶宣布县农协“亮牌”大会开始。

锣鼓齐鸣,鞭炮炸响。总指挥马尚德发表演说,讲述成立农民协会和迎接北伐军的重要意义,揭露确山四大劣绅的罪恶。张家铎向王少榘说:“‘亮牌’群众提出四项要求要你答复:一、交出魏程典、楚本固、何鸣一、田斐卿四大土豪劣绅;二、免除一切苛捐杂税;三、停止拉夫派车;四、释放关押在狱的无辜农民群众。你现在必须答复群众要求!”

王少榘对群众提出的条件避而不答。群众恼怒了,不让他再胡诌下去,举着长矛、大刀,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表示对他这种态度的抗议。四乡农民越来越多,风起云涌。随带的干粮吃完了,家里又给送来了窝窝头、咸菜;有的是自己跑回家拿了干粮又来了。群情激愤,强烈要求王县长将躲在城里的四大劣绅交出来,否则决不罢休。王少榘一看大势不好,离开会场就想溜。张耀昶大喝一声:“别叫县长跑了!”群众一听,纷纷围了上去。张家铎赶忙上前劝阻,指挥群众把县长押送到铁路西的一个火神庙里去。庙外群众越围越多,刀枪纷杂,喊声一片。王少榘至此好象泄了气的皮球,再也支撑不住,答应回城把人交出来。王少榘回城半晌,不但未把四大劣绅交出来,反而和第八军勾结起来,紧闭城门,加派守兵来回巡逻。城外群众义愤填膺,纷纷要求攻打县城。

 “亮牌”的第三天,全县各地农民越聚越多,邻近各县的农民武装也来了许多,共有5万余人。张家铎和马尚德将攻城武装编为10路大军,明确了指挥员和攻城位置,实行统一指挥。信阳道尹(地区行政官)于庭鉴接到确山县告急的警报,急乘专车赶到确山。张家铎、马尚德和李则青一同前去找他谈判。道尹见到他们,问:“聚众‘亮牌’究为何事?”张家锋把“亮牌”情况和群众要求说了一遍。他听得不耐烦,说“先把农民解散了再说”,张家铎则坚持“只有答复了条件,才能解散群众”。正在这时,忽听城东方向一阵枪响,不大一会儿有个农民找到他们报告,守城士兵用快枪打死了城外两名群众,张家铎听了,怒不可遏,厉声说道:“已经流血了,我们要坚决干到底!”他们三人迅速跳下车就往城东方向奔去,于庭鉴等无奈,只好狼狈逃窜。

马尚德发出总攻县城的命令后,张家铎等指挥攻城,冒着枪林弹雨,身先士卒,战斗在攻城第一线,随时掌握情况,解决问题,灵活指挥。群众缺乏新式武器,除长矛、大刀、土枪外,仅有长、短枪200支,尽管人多势众,但面对坚固的城垒和荷枪实弹的守城士兵,一连攻打两天两夜不能取胜。又从汝南搬来10余门巨型土炮,安设在南山上,向城上猛打,把城东南角的炮楼轰塌了一个角,还轰掉了两个城墙垛子;又用麦秸点起大火猛烧西城门,把城门烧了一个大洞。农军士气大振,杀声震天。守敌招架不住,弃城争相逃命。农民武装从西门蜂拥入城,将革命红旗首次插上确山城头。来不及逃脱的一百多名军阀士兵尽被杀掉,逃出城的数百名士兵又被四乡农民截杀和俘虏大半,侥幸漏网的仅有旅参谋长和杨团长等人。农民们砸开监牢,把关押在里面的无辜群众全部释放。王少榘没有跑掉,被起义军抓获关押到县城看守所。派人四处搜捕四大劣绅,结果一个也没逮住,他们在城破之前就畏罪潜逃或隐藏起来了。住在确山、驻马店、汝南、信阳等地的外国传教士如惊弓之鸟,纷纷逃往武汉、南京、上海,经他们到处绘声绘色地那么一宣传,农民武装暴动攻占确山县城的伟大胜利震惊中外。

支援北伐

张家铎和马尚德等领导的确山暴动的胜利,沉重地打击了确山一带的军阀和反动势力,对国民政府下决心举行第二次北伐产生重要影响,使北伐军不费一枪一弹进入豫南,有力地策应和支援了北伐战争。同时,极大地扩大了共产党的影响,壮大了革命力量,促进了国民革命。

192748日,起义农民进城后,驻马店特支和张家铎等,首先成立了确山县农民自卫军,从农民武装中抽出220人编成两个大队,由徐耀才、欧阳炳炎分任大队长。其余参加起义的农民各回本乡。其次,火速派人到信阳柳林镇与北伐军的宣传列车负责人取得联系,并把确山暴动成功的消息发电报给武汉国民政府和中共中央各一份。三是以确山县农协和县农民自卫军的名义,发布安民告示。四是成立了由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组成的国民党确山县党部,其中,张家铎为执行委员,负责农运。五是筹备建立新的革命政权。

415日以后,北伐军先头部队到达确山、驻马店地区以北布防,确山县已成为北伐大军前进和后勤保障、物资供应的重要基地。419日,国共两党中央代表于树德率武汉国民政府慰劳河南军民代表团到确山,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袁达时率领的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宣传列车,原中共豫区委军委书记胡伦率领的北伐军总政治部前方工作组,陆续来到确山县城。这几位领导同马尚德、张家铎等人研究,拟仿照苏维埃政权组织形式,由工农商学兵代表组成确山县县政委员会,行使县政府的职权。于树德同志觉得“县政委员会”的名称不够适中,遂一致同意成立确山县临时治安委员会,并把国民党河南省党部执行委员郑震宇也选为委员,作为国共合作的象征。424日,确山县首次人民代表大会在南山一所教堂隆重召开,选举产生了确山县临时治安委员会,有常务委员三人:郑震宇、马尚德、李则青;执行委员五人:张耀昶、张家铎等。治安委员会宣布成立的那一天,于树德以武汉国民政府代表的名义在会上讲了话,还赠送了一面“革命先锋”锦旗。马尚德任县治安委员会代主席,代行“县长”职权。治安委员会成立后,立即宣布减免征收公粮,废除一切苛捐杂税,没收四大劣绅财产,开仓济民等。此时,满城锣鼓响,四乡齐欢腾,全县劳苦大众热烈庆祝代表农工利益。人民当家作主的革命政权的建立。“确山县临时治安委员会”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建立起来的我国最早的县级人民革命政权组织之一,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430日汉口《民国日报》称“确山成立县农工政府在革命史上是很光荣的一件事”。当时英国《泰晤士报》惊呼:“中国河南出现了苏维埃!”1927513日,斯大林在与莫斯科中山大学学生谈话时,也谈及中国河南建立苏维埃政权的事情。

确山县临时治安委员会成立后,张家铎把主要精力放在支援北伐上。他和特支领导各县党组织,积极开展对北伐军的迎接和支援工作,发展革命统一战线,协调军民关系,解决各种问题。他坐镇驻马店,进一步发展农民武装,发展党员,壮大组织,密切配合北伐进军河南打败奉军,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大力支援北伐。他在驻马店和确山欢迎北伐军的军民联欢大会上、党员恳亲会上、驻马店第二区党部成立大会上,纪念“五一”劳动节等会议上,均担任大会主席,并利用这个身份向广大群众宣传革命的意义。他深入农村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特支所属各个县的农民协会和农民武装普遍建立起来。同时,在城市各行业的工会、联合会、妇女会、青年团、儿童团也普遍建立起来。张家铎亲自抽凋50名农民自卫军骨干组成了向导队、侦探队,配合北伐军作战,还组织招待队、运输队,帮助北伐军。他为北伐军在驻马店地区进行革命宣传、取得作战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之后,张家铎调到北伐军总政治部工作。6月,他随北伐军到了武汉。

举旗刘店

19277月,轰轰烈烈的国民大革命失败后,国民党新军阀统治河南,全省白色恐怖严重。中共河南省委工农书记王克新到豫南视察,整顿党组织,“在豫南党的情形比较好的还算确山、汝南,其次为信阳、南阳……‘八七’会议后改组县委”。并调张家铎建立以其为书记的中共确山特别支部,领导广大群众,坚持继续革命,恢复发展党组织。

在白色恐怖严重笼罩下,确山反革命势力甚嚣尘上。张家铎不畏艰险,和李鸣岐、马尚德等将全县六个党小组改建为党支部,深人党员和农民群众中宣传继续革命。10月上旬,张家铎和李鸣岐、马尚德等未到确山城东双桥村,召开中共豫南特委驻马店办事处(书记李鸣岐)和确山特支扩大会议,传达中共八七会议精神、河南省委关于武装暴动的决议、豫南特委对确山暴动的意见,结合确山实际,决定工作方针,“在乡村发动,由小的杀土豪劣绅的运动而扩大到没收地主土地的暴动”。会后,他们率领农民自卫军,先后镇压了最大的土豪劣绅范天培、楚本固,震慑了反动势力,一些豪绅地主逃到城里,未逃的如惊弓之鸟,再不敢与军阀勾结作恶乡里。农民革命热情迅速高涨,“全县农民到处找我们同学(共产党员)作领导者,向反动势力反攻。”同时,他们组织训练农民自卫军队伍,筹集了枪支弹药,宣传组织农民群众,为刘店武装起义作了充分准备。

10月下旬,在刘店北杨张庄召开驻马店办事处和确山特支扩大会议,决定以刘店为中心举行武装起义。张家铎参加会议,并和李鸣岐、马尚德、虞松如、张耀昶等组成刘店起义指挥部,制定了起义方案、部署,确定首先攻打刘店国民党李广化反动民团。

1927111日凌晨,刘店起义爆发。张家铎和马尚德、李鸣岐、虞松如、张耀昶等带了数十名农民自卫军战士,秘密接近刘店,先俘虏了寨门站岗的团丁,接着一举攻进民团头子李广化控制的刘店镇,打响了确山秋收起义的第一枪。李广化碰巧不在家里。经过一阵猛打和政治攻势,加之各乡红枪会赶来助阵,三十多名团丁不堪一击,全部当了俘虏,缴获长、短枪二十余支、“二人抬”大枪两挺。秋收起义胜利的红旗在刘店上空高高飘扬。起义武装乘胜杀掉刘店附近的劣绅张振东,当天在刘店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土地革命。会后,张家铎等带人打开地主劣绅的粮仓放粮。四乡群众欢大喜地领粮,几大之内就有数十名青年农民参加起义军。

113日,张家铎等在刘店镇文昌宫参加了确山县农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苏维埃革命政府——确山县革命委员会,成立了确山农民革命军。张家铎担任县革委常务委员和农军大队长。他和农军总指挥马尚德、党代表李鸣岐等,积极带领农军和群众,进行镇压地主豪绅和分财粮抗捐税斗争,进一步发展农民协会,壮大农民武装队伍,深入开展土地革命。

11月上旬,在中共豫南特委书记王克新领导下,中共确山县委成立,李鸣岐为书记,张家铎、杨靖宇等五人为委员。他们在四天的县委工作会议上,总结工作,分析形势,研究县委、县革命委员会今后的工作方针。张家铎决心贯彻执行特委、县委的方针政策,为开展游击战争、创建以刘店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而奋战。

国民党确山县长高子元和驻军第三旅旅长张德枢,奉国民党省政府严令,“清剿”刘店起义农民,采取恩威并施手段,先派旅政治部主任和县商会会长马士龙等三人到刘店来说情,利诱起义领导人带着队伍进城。张家铎回答说:“回去告诉张德枢,要是愿意供应装备、给养,我们欢迎,让他把东西送到刘店来就是了,我们不进城。”

马士龙等三人讨了个没趣,灰溜溜地走了。1112日,张德枢派出军阀部队和县民团军1300余人,杀气腾腾向刘店扑来。张家铎和马尚德等早有准备,农军严阵以待。敌人来到阵前,只管放枪,不敢强攻。双方对峙不久,埋伏的农军突然向敌开火,毙敌5人,伤敌12人。有一小股民团武装企图偷袭,被农民军发觉,用“二人抬”大枪连发几颗大枪弹,将敌打退。这时,张家铎、马尚德等考虑到敌我力量众寡悬殊,不宜死守久战,便率领农军主动撤离刘店,深入广大农村开展游击战争。

起义农军在张家铎、马尚德、李鸣岐率领下,英勇转战,接连打了几仗,除掉厂好几个民愤极大的劣绅,接着直奔确山、汝南、信阳边区的张板桥村,攻破拥有几千亩土地的大豪绅地主张天真的围寨。然后他们召开群众大会,控诉张天真罪行,宣传土地革命政策。会后开仓分粮。青壮年农民纷纷参军,农军由100余人发展到300多人。中共河南省委和豫南特委对刘店秋收起义非常重视,先后派王克新、蔡训明等负责同志到起义队伍中来,加强了党的领导。在张板桥村休整期间,1113日,成立了农民司令部、政治部。马尚德任农军总队长。总队下分四个中队:第一中队长张家铎(兼),第二中队长黄文庆,第三中队长虞松如,第四中队长张耀昶。张立山管财政。特委和县委决定在几个县的边区建立红色根据地,进行土地大革命。在此期间,张家铎等指挥农军智取信阳明港的反动民团李文相,当场将李枪决,缴获长、短枪十余支;击溃戴文甫的反动民团,炸伤戴文甫等人;在申河干掉了到申河镇催收钱粮的县税务局长高国典。农军军威大振,土豪劣绅闻风丧胆,农民群众喜笑颜开。

率部冲锋

19271125日早晨,农军乘胜又迂回到刘店。群众发现县东“剿共”司令兼刘店地区民团总带周宪斌潜回小周庄活动。当天夜里,李鸣岐、张家铎、张耀昶三人带行动小组速去小周庄,突然包围周宪斌的家。张家铎登上房屋监视,其他二人破门而入,周宪斌惊觉,开了门就要溜走。张家铎迅即从房上一跃而下,没等周宪斌转过身来,手枪已顶住周的后心,将其抓获。周的弟弟出来阻挡,拼命反抗,也被农军捉住。张家铎等将周氏兄弟就地处决,带着缴获的五六百块银元,连夜凯旋而归。26日夜里农军奔袭汝南西部的王楼,捉住恶霸吴清士、吴尊贤父子,开仓放粮,方圆七八里的万余农民前来领取胜利果实。

19271126日,一个以刘店为中心,北起汝南水屯,南至信阳明港,东抵汝南韩庄集,西临乐山,方圆百余里汝、确、信边区红色游击区已经形成。

19271128日,县委在王楼召开会议。会还没开完,国民党驻确山第三旅旅长张德枢和确山县长高子元率领军队民团1000余人,冒雪向王楼扑来。农军200多人利用有利地形分头设伏,以逸待劳。敌军大队人马趾高气扬,列队进入伏击圈。马尚德的枪声一响,伏兵四起,枪声大作,敌人当场被我击毙60余人,其余被打得晕头转向,不知四面八方到底有多少农军,于是像兔子炸了窝一样纷纷向南逃窜。张家铎和王克新、马尚德等将棉袄一脱,一起大喊:“同志们,追啊!”跃出阵地,身先士卒,猛打猛追逃敌。激战中,王克新亲临阵前指挥,英勇战斗,不幸弹中胸部倒下,被农军战士架回村急救。不久,马尚德和张家铎先后负伤,李鸣岐果断下令停止追击,趁敌惊慌退败之际,率领农军迅速转移。

此后,农军留下一部分人在刘店一带秘密活动,李鸣岐派人将王克新、马尚德、张家铎护送到隐蔽的地方医疗,王克新因伤重抢救无效牺牲。部队主力由新任特委书记蔡训明和李鸣岐、张耀昶、张立山等率领,继续坚持战斗。12月,南下信阳四望山,与王伯鲁、龚逸清等领导的游击队会合,投入了创建四望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28年春,豫南特委委员张家铎、马尚德伤愈回确山;蔡训明、李鸣岐等人在四望山突围也陆续返回。在革命低潮时期,白色恐怖十分严重,敌人悬赏通缉他们,但是他们仍然以百折不挠的大无畏精神,怀着坚强的革命信念,顽强地战斗着,出没在确山、汝南、正阳、信阳等县边区的广大农村与山区,与敌周旋,并和马尚德等重建一支游击队,坚持确山、汝南边区武装斗争。张家铎等领导的刘店起义和游击战争,震撼了中州大地,为后来武装起义,建立红军和革命根据地,留下了宝贵的经验。

19285月,河南省委派张家铎去正阳县负责工作。他和正阳区委的田奉先、饶子玉等深入发动群众,壮大党的队伍,共产党员很快发展到百余人,建立了8个党支部,发展农民游击队30余人枪,开展打击土豪劣绅的斗争。省委组织部长黎光霁727日给党中央的报告写道:“家铎在正阳情形既熟悉,对新蔡、确山及五县情形亦较明白。”

奋战东南

19287月,张家铎根据中共河南省委决定,奔赴潢川县,担负南五县特委书记。他与原特委书记交接了工作,到各县巡视,全面了解潢川、光山、固始、商城、息县和新划归的罗山、新蔡等七县党的工作情况,传达贯彻《河南省委七月四日通告》精神,要求各县恢复、发展党的组织,进一步组织、武装群众,发动游击战争。

在指导、督促各县工作中,张家铎得知,四个月前,南五县特委在商城、固始、潢川三县边的大荒坡武装暴动遭到失败,省委委员、特委书记汪后之和范易、龚逸清等18人壮烈牺牲;而息县周荒坡暴动取得了胜利。他注意总结豫东南和豫南几次起义的经验教训,纠正“左”倾盲动主义错误,要求各县委坚决执行省委的决定,积极“在商城、固始、潢川、息县一带,努力于乡村割据局面之形成,以希图造成一县或数县的割据局面”,从而把河南省委发动武装起义的重点由豫南转到豫东南。

9月初,中共河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黎光霁来到豫东南巡视指导工作,张家铎向他汇报了特委的工作情况,并研究决定911日召开豫东南七县党代表大会。张家铎和特委抓紧筹备会议,拟定会议四天的议程安排,选定开会地点,通知各县代表人数,要求代表经党员大会或县党代会推选,并有书面工作报告和提案。

911日到14日,豫东南七县第一次党的代表大会在罗山县杨店陈家祠堂举行,黎光霁、张家铎、特委常委和七县的党代表共17人参加。张家铎向大会作了东南政治状况、特委过去工作。今后工作方针和策略的报告,七县代表作了各县工作报告,黎光霁传达了省委87日常委会议精神和对豫东南工作的指示,代表们进行了认真讨论。张家铎和代表们总结过去工作上的经验教训,完全接受中央新的正确的策略和省委正确的指示,确定了豫东南新的工作方针,通过了各种决议案。大会根据省委发展豫东南武装割据的需要,撤销了南五县特委、选举产生了豫东南特委,余钖珍(张家铎化名)任特委书记,委员有陈唯光、李惠民、杨桂芳、张廷桂等。会后,发表了《告东南民众书》、《告东南同志书》和《东南七县党代会宣言》。河南省委于10月《给中央的工作报告》中,充分肯定了豫东南党代会,指出“各位代表特别兴奋,精神始终很好,均有不小的进步,此次会议准备比较充分,各种材料均甚丰富,各县代表均有书面报告及提案,大会议程很顺利地完成了,正式会议共计48小时,开会地方非常得好”。“东南这次会议是前所未有的,对内对外都有很大的影响,有重大的意义。”

新任特委书记张家铎肩负重任,决心不辱使命,奋不顾身地开辟东南武装割据的新局面。他采取有力措施,大刀阔斧地开展工作,一是加强新特委的各项建设,将罗山县委书记陈孤零(古林)调到特委工作,并任委员。特委机关设在潢川南城小南门外喻生财家的两间房内,由陈慕尧(商城人)一家三口住机关。特委秘书由郑某担任。二是调整充实各县县委,商城县委书记易宗邦调任罗山县委书记;特委委员李惠民接任商城县委书记,并派特委常委兼军委书记张廷桂、委员杨桂芳到商城县协助筹备商(城)南起义;将周殿军调任息县县委书记;将霍育和调任潢川县书记。特委辖商城、潢川、固始、息县、罗山五个县委和光山、新蔡两个特别区委。三是特委成员分工到各县巡视指导工作。张家铎亲自到商城、固始、罗山等重点县督促检查工作,以影响推动潢川等县,帮助解决问题。

东南各县通过召开县党代会或县委扩大会,认真贯彻落实七县党代会精神,“各地党部均渐抛弃了旧的道路,转向新方向”各县都发展了党的组织,壮大党员队伍,建立了穷人会、扁担会、反豪绅联合会、抗捐税委员会、贫民委员会等群众组织,筹集武器,武装农民,打入敌人内部,切实掌握民团,普遍开展农运、工运和兵运,进行厂各种形式的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但由于交通阻塞,加之10月中旬后党、团河南省委机关及通讯处连续受到破坏,工作几乎停顿,党的六大精神未能及时传到豫东南地区。张家铎和特委仍未能摆脱“左”倾盲动的影响,当商城县农运、工运、兵运发展较快,但起义时机尚未成熟之际,又盲目乐观地决定于129日发动商城总暴动,致使商南起义的准备工作受到一定影响。

1217日,中央巡视员郭树勋(即郭述申)受河南省委的委派,来到潢川参加豫东南特委的领导工作。张家铎召开特委会议,首先请郭树勋详细传达了中共六大关于政治形势的分析和党的任务的决议;又以六大精神为指导,总结前段特委工作,深刻检查存在的盲动错误倾向,及时取消了商城总暴动的计划,决心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充分发动、组织和武装群众工作上。

1220日,张家铎接固始县委的报告得知:有一万多人、三四千枪支的著名土匪李老末(李尚武),正在豫东南与国民党军队冲突。固始县委同志向李老末宣传保护农民利益、打倒豪绅地主的道理,李老末请求和共产党合作,愿意接受改编。于是,张家铎向省委报告此事,请求指示。因通讯有问题,始终未接省委答复。张家铎便去商城巡视指导工作,要求县委按党的六大精神,在鄂东特委的配合与帮助下,充分搞好商南起义的准备工作。1231日,郭树勋接到张家铎在商城写给特委的报告说:李老未从固始转到商城,向我们请求改编。张的意见是:将李部改编为红军,在部队建立党组织,加强宣传教育等工作。郭树勋当即给张家铎复信,说明李老末联共是手段,目的是图生存,其阶级本性难改,将其改编为红军应当慎重考虑,要等待省委指示。

12月,光山县南部三个区委和农民协会,配合黄麻起义部队改编的红军十一军三十一师,创建鄂豫边革命根据地。中共光山特别区委与鄂东特委建立了沟通联系,经常派人到柴山保地区活动,特区书记熊少山参加鄂东特委的领导工作。张家铎指派豫东南特委委员陈孤零到柴山保,召开了豫东南党的活动分子会议,提出学习鄂豫边根据地的成功经验,加紧武装农民,发展豫东南游击战争,以商南起义为中心,开辟豫东的革命根据地。

1929116日,根据党中央的决议,张家锋和特委发出开展“年关斗争”的通告,发动组织群众的抗捐抗税、分粮吃大户的斗争,加紧争取群众的工作。同时,举办干部训练班,培养地方党的干部。这时,七县党的组织发展很快,共产党人数:商城373人,固始200余人,罗山100余人,光山50余人,潢川40余人,息县30多人,新蔡30余人。全区共计870余人,是全省党员最多的一个地区。正当张家铎按照六大精神,积极部署新的一年开创豫东南割据局面的时候,国民党反动当局加紧了白色恐怖,帮助筹备商南起义的特委委员张廷桂、杨桂芳于118日在商城不幸被捕,后遭杀害。张家铎指示商城县委及时采取措施,避免党的组织和农民武装再受到破坏。

献身革命

128日,东南特委委员卢玉成从鄂东回到潢川,报告鄂东特委已与著名土匪李老末接头。l29日,张家铎召开特委会议,向前来巡视指导的河南省委书记张景曾汇报了工作。张景曾要求切实加强党的建设,努力肃清“左”倾盲动主义余毒,争取广大群众,有计划地领导群众开展斗争,使之扩大和深入,以促进新的革命高潮的到来。接着,张景曾代表省委宣布撤销豫东南特委,各县工作由省委直接领导指挥的决定。这时,河南省党、团省委已遭受严重破坏,不少领导人被捕,其他领导人转赴上海。对此,张家铎考虑的是从实际出发,为党为革命事业负责,敢于提出不同意见,就代表特委同志表示,东南特委目前尚有存在的必要:一是因交通阻塞,省委与东南联系经常中断,各县党务全靠特委指导督促;二是各县干部异常缺乏,特委已开办干部训练班,待完成这个任务后,特委即解散。张景曾听后又提出,特东南委解散后,可以建立河南省委豫南办事处。张家铎认为建豫南办事处恐怕不易实现。因为豫东南特委与鄂东特委召开了一次联席会议,鄂东特委提议组成鄂东、豫东南、皖西三特委联合办事处,直接与中央发生关系。由于鄂、豫、皖三省边区实现武装割据的提议事关大局,希望党中央对建豫南办事处和三特委联合办事处的问题给予指示。

会上,张家铎还向张景曾汇报了李老末匪部请求改编的问题,会议讨论认为,在国民党军队的追剿下,李老末部很难支持,是趋于崩溃的,我们和李部的联合不成问题。会后,张景曾赴信阳巡视。

这时,张家铎接到报告,说李老末要求东南区党组织领导人前去当面商谈。考虑到这是开展党的兵运工作的机会,为了发展豫东南革命事业,张家铎奉上级指示,单身匹马来到李老末部所在地,向李老末宣传共产党的革命主张和政策,为李老末指出光明道路。李老末匪部武装大多数是穷人出身,为形势所迫才不得已当了“杆子”。李老末听了张家铎讲的共产党为穷人打江山的革命道理,表示愿意接受共产党改编。临走,李老末给张家铎开具一张路条,作为在他的势力范围的通行证。22日,张家铎返回时先到商城县检查指导工作,途经康区武庙集,不幸被国民党县民团大队盘查,一听张家铎是外地口音,就搜他身,发现了李老末的条子,被当成匪探,张家铎因当时无人作保,立即被民团杀害,时年27岁。

张家铎英勇牺牲的消息传来,豫东南特委的同志们万分悲痛。紧急关头,由郭树勋代理特委书记,他在柴山保主持召开豫东南特委和鄂东特委联席会议,决定组织商南起义。27日,郭树勋受河南省委书记张景曾派遣到达上海,向党中央送交省委的重要报告,并于211日向党中央呈报《郭树勋关于豫东南政治和党组织状况、存在问题给中央的报告》,其中,充分肯定了张家铎在豫东南奋斗的业绩。217日,豫东南地区第二次党员代表大会在光山县柴山保刘氏祠胜利召开,郭述申被选为特委书记。会后抓紧筹备商南起义。56日,中共领导的商南起义取得胜利,成立了红三十二师,创建了豫东南革命根据地。张家铎烈士的遗愿得以实现。